尋找不該遺失的中醫藥
發表時間:2018-04-29 18:33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段紅克  點擊:

中醫藥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創造,凝聚著深邃的哲學智慧和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經驗,是傳播中華優秀文化的有效載體,是維護民眾健康的不竭動力。但是,在西醫進入中國后,中醫日漸萎縮衰落,甚至被視為“巫祝讖緯之道”,幾乎被廢,凝聚著無數中醫先賢智慧的民間土方、靈丹妙藥被歷史無情地拋棄,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中醫治未病思想及其在防治現代疾病方面的優勢和特色日益凸顯。“古老的岐黃術,歷久彌新”,歷史再一次用事實說話:中醫才是人類健康的保護神。

 


 

禹州中醫藥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一方寶土孕育了中醫世家、名醫妙手,代代傳承。獨創的民間土方、靈丹妙藥潤澤著禹州人民的幸福安康。作為中醫藥發祥地之一的禹州,承擔著重要的保護、發掘和創新本土中醫藥文化的歷史重任。禹州市醫藥管理局原辦公室主任任文政,工作期間,在極其困難和非常簡陋的條件下,跋山涉水,走訪禹州市數百位中醫藥業內人士和85歲以上老人,查找資料,拓譯碑文,從中搶救了不少寶貴的史料,歷經23年,于2005年10月編纂完成了長達40萬字的《禹州醫藥志》,2012年又出版了《禹州文化典藏·中醫藥典》為禹州中醫藥文化做出了一定貢獻。

偶聞花石鎮白沙村有一家還在制做祖傳名藥“人參英雄丸”,我有幸與任老師同行,到白沙村尋找不該遺失的白沙中藥制作技藝。

 


 

花石鎮白沙村位于城區西北30公里,逍遙嶺東側,潁河西岸,曾稱白沙里、白沙鎮。據《禹縣志》記載:曹操迎漢獻帝于東都遷許由此。“元鐵冶所在焉,舊住外委一員。”《禹州地名志》記載:“明嘉靖年間,翰林陳獻章,字公甫,號白沙,廣東新會縣人,辭官后隱居于此,建陳園,種菜栽竹,怡然自樂。明朝中期,在陳園元代冶鐵舊址立爐鑄犁面,后有商戶定居,此地逐漸繁榮,便以德高望重的陳獻章之號白沙命其村名。”

 


 

清乾隆年間,禹州中醫藥空前繁盛,實至名歸地成為“中華藥都”。白沙位于禹西山區,是禹州野生藥材的主產區。同時白沙作為當時的驛站,是交通要道。于是這里經營中藥材,生產丸散膏丹小成藥也興旺起來。據這里80歲以上老人回憶:當時白沙村有恒盛祥、春荗祥、和生德、廣聚元、萬壽堂等大大小小的中醫藥館30余家,生產有香砂養胃丸、大蘭和丸、一把抓、三甲散、紫金淀眼膏、清涼散、拔毒膏等上百種小成藥,白沙生產的丸散膏丹響遍洛陽、郾師、登封、密縣一帶。

走在白沙老街上,古門樓、古石橋、古戲樓、古廟宇……雕梁畫棟,滿眼都是歷史沉淀的痕跡,那一磚一瓦和一風一俗無言地見證并堅守著白沙曾經的輝煌與傳統。

 


 

 

在恒盛祥第八代傳承人劉要旭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他的農家小院。走進室內,只見碾槽、銅篩、竹籮、木板字模等制藥工具陳列其中。認真品讀木板字模上的字:木板上端居中刻有藥名“人參英雄丸”,藥名一端刻有藥堂名稱“恒盛祥”,另一端為發明人姓名“劉居東”,藥名下面刻有產地“禹州白沙”及“留心存票,每日寅戊時服”字樣,字模中間刻印藥品的性能用途:此丹治左癱右瘓,半身不遂……

 


 

今年67歲的楊愛霞,是恒盛祥第七代傳承人劉文燦的妻子。據她回憶說:“1976年11月25月,她嫁到了白沙劉文燦家。當兒子劉要旭一歲多時,有一天,村長從花石公社開會回來,來到她家,高興地說:“文燦,現在叫做生意啦,你家祖傳中藥可以做了,有天大的本事都使出來,往后您家該富裕啦!”劉文燦的母親從懷里掏出珍藏多年的布包,布包用線牢牢地纏住,解開密密的絲線,揭開一層又一層的布,拿出己經發黃的“人參英雄丸”秘方,交于劉文燦。自此,劉家便重操舊業,開始制作“人參英雄丸”。

 


 

將釆集的中藥材涼曬和炮制后,用碓榷窯兒將涼干的藥材搗碎,再用碾槽碾、過籮,反復幾次,去掉藥渣,留藥面備用。用炊帚在旋子底部刷一些清水后,開始旋制,形成大小不同的藥丸,待藥丸涼干后,用印有票號的白紙包上即可。

2013年,劉文燦撒手人寰,在母親楊愛霞的幫助下,劉要旭接過父親的手藝,成為“恒盛祥”第八代傳承人。因為種種條件限制,幾年來,他只是堅持手工制作,沒有專門銷售,而是由親戚或老用戶口碑相傳,上門求藥,用多少做多少,也從未考慮“人參英雄丸”的發展方向。劉要旭并沒有將這門手藝當成養家糊口的手段,大部分時間靠做木材生意掙錢養家。

 


 

從白沙回來,我陷入沉思:無數承載著中醫先賢智慧與中華文明的民間土方,靈丹妙藥已無法尋到,而諸如“人參英雄丸”的中成藥歷經磨難,有幸地傳承下來。這些不該丟失的中成藥卻面臨極大的挑戰。如果不加以創新發展,傳承將失去價值,它們最終將再次被人們遺忘。

家彩开奖千禧3d试机号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