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山腳下尋瑰寶
發表時間:2019-01-17 15:59   來源: 三都文化   作者:楊永華  點擊:

去年末的一段時間,有新聞界的朋友一再告訴我,說在神垕與鴻暢交界的張灣村,有位姓張的鈞瓷藝人傳承八十年代禹州鈞瓷二廠的煤燒鈞瓷工藝,在悄悄地恢復燒制具有濃厚傳統藝術特色的鈞瓷。因為之前曾采訪接觸過許多鈞瓷廠家,與禹州鈞瓷結緣頗深。許多懂鈞瓷的收藏家都知道,在八十年代神垕地盤上三家市屬國營集體鈞瓷廠一統天下的時代,二廠的鈞瓷無論是造型還是釉色都是一流的,F在誰要是存有幾件二廠的老鈞瓷被收藏家知道了,那纏磨的你可能就早保不住了。

 

經不住朋友的游說誘惑,加上內心一直對老二廠鈞瓷懷有深深的崇拜之情,便于年底前的一天下午,應朋友之約一道前去探個究竟。

 

從禹神快速通道西行,在將接近神垕地界時,從公路上下來南行一公里多遠,經過兩個村莊很快來到鳳山腳下的鳳山鈞窯。因為窯址在小山村外,這里十分寂靜,除了我們一行3人再看不到其他人影。朋友看到我疑惑的眼神,就趕快告訴我,你別看這鈞窯遠離繁華的瓷區,平日里靜悄悄的沒有車水馬龍的熱鬧,也沒有在市區設立裝飾漂亮的門店,但他的鈞瓷卻從來不愁銷。每到開窯時,省內外的收藏家就會慕名而來,爭相高價收藏。

 

在窯主愛人的引領下我們進廠區參觀,不一會兒窯主張建釗從外趕了回來。站在面前的他,中等個頭,身體硬朗,黑里透紅的臉龐上棱角分明,兩眼透著寬厚慈祥堅毅執著的眼神。一接觸就能看出他是屬于內斂不善于表達的實在人。

 

穿帶瓶

據他介紹,1958年出生的他,曾當過村小學教師,參軍后當過連隊指導員,八十年代后期轉業到禹州鈞瓷二廠工作。有著被部隊養成良好素養的他,干一行愛一行,他先后當過科長、車間主任、副廠長,處處留心的他對鈞瓷的制作工藝已稔熟于心,后來隨著二廠改制停產,個體私營鈞瓷廠家迅速發展,2003年他回到自己的小山村,利用宅地空院辦起了鳳山鈞窯。這時的他面臨著燒制方式的重大選擇,因為當時用液化氣燒制已在窯區普遍推廣,且易于控制燒成,成品率高、效益好。而如果還用傳統的煤燒卻面臨著成本高、效率低、見效遲,甚至血本無歸的重大風險。但二廠鈞瓷別具一格的煤燒鈞瓷的窯變釉色,卻深深地印在他的腦海里。經過反復思考,他最終決定,要做就要做一流煤燒的,哪怕困難再大,也要按照二廠的釉料配方和煤燒工藝,燒制出業界認可的厚而不流、溫潤如玉、狀如凝脂、巧奪天工的窯變釉色鈞瓷。

 

八方進寶

說干就干,經過緊張的日夜施工,制作車間和窯建好了,張建釗懷著像喜盼兒子降生一樣的緊迫心情,等待著第一窯理想珍品的出現。但開窯后令他大失所望,多數產品沒有達到應有的窯變釉色效果。那幾天他茶飯不進,老婆孩子都看他發愁。但他們發現很快他又振作精神,一個人關在屋里時而沉思,時而寫寫畫畫。他是在認真總結經驗教訓,找出問題的癥結所在。此后開窯時,當他蹲在窯門前看到一件件理想的窯變釉色珍品時,平時不茍言笑的他露出了滿臉笑容。

 

仰韶文化

當許多鈞瓷界的朋友向他祝賀時,張建釗卻又給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正常的鈞瓷燒成,溫度一般達到1280攝氏度到1300攝氏度即可,而他根據自己的厚釉和胚胎強度的特征,卻大膽提出將燒窯溫度超過1300度以上,這無疑是一招險棋,但他卻迎難而上。他說,適當的高溫,才能讓釉料充分的交融流動,使之變幻出更加神奇的窯變效果,達到無與倫比的奇幻藝術境地。這也正是鳳山鈞窯與其它窯口在燒成上的最大區別。由于從制作上釉及燒成各個環節上,鳳山鈞窯都有自己的嚴格規范要求,他每月只燒2至3窯。決不湊合著多燒一窯。他說咱要的是鈞瓷品牌的質量和信譽,決不能粗制濫造,讓一件不合格的鳳山鈞瓷流向外邊,毀了自己的名聲。


觀音瓶

十幾年來,張建釗正是憑著執著的堅守和獨特的藝術個性使鳳山鈞窯收獲了累累碩果,不僅收獲了展室里擺放的各種琳瑯滿目的獎杯和證書,更收獲了眾多鈞瓷藏友的心。他每年出作品大體2000件,幾乎全被收藏愛好者來家中買走。2015年6月在青島市舉行的“群英薈萃·獅愛同行”中韓藝術品慈善拍賣會上,他的一件煤燒作品《梅瓶》以3.6萬元拍出,被天津市一位鈞瓷愛好者收藏。在此之前,他的另一件珍品《虎頭瓶》在北京舉辦的一次藝術品拍賣會上,被大連的一位收藏者以20萬元的高價收走。


福  塔

“鈞瓷文化源遠流長,傳承發展永無止境。今后在堅守煤燒工藝的基礎上,還要在造型制作的環節上不斷創新,讓鳳山鈞窯在新時代走得更遠,更受人們歡迎”。張建釗在談及今后發展時如是說。(文丨楊永華 圖丨 王獻臻 張昆侖)

家彩开奖千禧3d试机号开机号